让我的性命开满了花朵 浸满了花香

轻轻地,如一首童谣,笔墨是那样柔柔缠绵,在我的生存里饰演着母亲的脚色;轻轻地,如一首康乐的歌,笔墨是那样的放松愉悦,在我的心灵里种下康乐的种子;轻轻地,如一首婉转的歌,笔墨是那样轻缓美好,在我的心灵里种下浪漫的种子;轻轻地,如一首简略的小情歌,笔墨是那样清静欢乐,在我的心灵里种下沉默等待的种子。
  一不当心,爱上了笔墨,将它深深地永存于心底;一不当心,跌落笔墨的和顺乡,让它吻我千百遍;一不当心,跌落在笔墨的芳香里,沉浸不知归路;一不当心,跌落在笔墨的花海里,看不尽的诗词歌赋,享用不尽的唐风宋雨;一不当心,跌落在笔墨的段子里,着迷地听它讲缠绵悱恻的恋爱,听它讲如诗如画的故乡风物。
  笔墨,与它平生一路走,走过俏丽的童年,走过康乐的少年,走过量雨的青春,它,还将伴我走过富厚的中年。笔墨,与它平生一路走,走过生气勃勃的春季,走过生气盎然的夏日,走阳灼烁朗的秋季,走过白雪皑皑的冬季。笔墨,与它平生一路走,走过锅碗瓢盆奏响的生存,走过袅袅炊烟升起的乡愁,走过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的和睦。
光阴如烟,流年似锦。一份烽火,一度年龄。左手染墨,右手荣华。只言片语,哪能写得尽五味人生?只道是笔墨如弦,拔动心的乐律。用笔墨纪录花的芳香,美好心的花朵,绽开楚楚感人的万紫千红,在流年深处,让笔墨的河道浅浅流淌,流过花朵仍然芳香的冬夏,流过灯火衰退处阿谁我昼夜牵挂的他,流过璀璨如梦的韶华,在心底留下深深浅浅的萍踪。
  这个天下,唯笔墨可与性命相媲美。笔墨,活色生香,性命,踏过茉莉同样的芳香,碰见一份柔情,曲折一念固执;笔墨,如梦似幻,性命,跨过童话普通的天下,美好一份梦境,迷恋一份和睦;笔墨,五味人生,性命,尝过悲欢离合,遥看一席青春,落满轻舞飞腾的缤纷枝叶,在风物如画的韶华,筑起一份刚正与潇洒,如痴如醉,笑看人生。
  悄然地等待一份爱,那年,那月,那一天,当这份爱黯然飘逝,那份缠绵的旧韶光,我把它安顿在笔墨里,安顿在小小的日志本里,安顿在心里,连续未能抹去。恋爱,芳香了流年,光耀了旧韶光,扶养了笔墨。笔墨,让我把这份难得的恋爱铭记在光阴的尾端,铭记在柔情似水的骨子里,铭记在真爱永存的魂魄深处。
  笔墨,是四时里的花朵,俏丽了我的人生。笔墨,是春天里的茉莉花,鲜嫩粉白,妖娆可儿,它淡淡的幽香,让我迷恋;笔墨,是炎天里的荷花,它美如果天仙,倾国倾城,它红红的脸,白白的身,它发放的幽幽的气味,让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它;笔墨,是秋天里的杜鹃花,焚烧着粉色的火焰,焚烧着粉色的光耀,焚烧着盎然的斗智,焚烧着秋天明朗的气味,让我沉浸;笔墨,是冬天里的红梅,它小小的身材里,包含着火同样的深红,包含着刚正与勇敢,包含着有望与无尽的性命力,它的品质,它的意志,它的魂魄,让我开启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。
  半辈子,领有了许多:父母忘我的爱,诚挚的友情,刻骨的恋爱,暖和的亲情,精美的空想。当人生的冬季到来,我的璀璨的青春,我俏丽的韶华,我康健的身材,全都埋在冰雪下。心里深处,苦不胜言。是笔墨,让我的人生春暖花开;是笔墨,让我的领有了第二个充分的青春;是笔墨,娇媚了我的心灵;是笔墨,遣散了我的悲痛;是笔墨,愉悦了我的心境;是笔墨,精美了我的人生。
  笔墨,让我的性命开满了花朵,浸满了花香;让我的友情细